2021年1月17日 星期日 欢迎访问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官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
首页 机构概况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科研管理 智库成员 教育培训 合作交流 学术活动 通知公告
学术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论坛
赵玉玲:人体感应在全球巨震预测中的应用 ---兼论地震云研究的几个薄弱环节
发布时间:2020/11/23

一、人体感应在全球巨震预测中的应用

地震是一个爆发巨大能量的力学过程,地震的活动全过程必然会产生声波,且主要为次声波次声波存在于地震孕育早期、爆发、余震的全过程。人体感应地震前的信号其实也是这类次声波信息,地下岩石相互挤压、破裂,产生的次声波频率偏高,大于0.1Hz。地表起伏释放出的次声波频率偏低,为0.001—0.1Hz当地表起伏的幅度较小,或持续时间较长时,非爆裂的断层滑动事件会逐渐释放掉地壳活动的能量,就不会出现地表撕裂现象。因此,有时测量到次声波并不一定会发生大地震。人体感应全球地震,即人对地震震前的能量波(电磁波、声波、引力波、生物波)等信号变化的一种反应,这种反应,就是相关能量场信息信号对人的身体所产生的影响或干扰,人能感觉感知到这种能量,身体会产生条件反射,比如耳鸣、头疼、头晕、心慌气短、心烦意乱、四肢乏力、重心不稳、恶心、呕吐、嗜睡等表象特征,简称为体感。

体感的反应程度震源里体感者远近、震源深浅和震级大小有关。深海强大地震前的次声波接受到时会伴有水波声,是海水干扰次声波传导而产生的波。所以可以通过波声感应并区分出是海里的地震和陆地的地震。同时通过声频的高低、音质音色,也可以区分地震会不会产生海啸,火山喷发,还可以区分泥石流、地面坍塌等自然灾害。地震位置在亚洲地区,距离越近,人体感应越强烈。反之在欧洲及南美洲南部,北美洲北部和远洋的强大震级接受时间越长。体感者以自己为坐标中心,以北京为例,若面朝南方背朝北方,对于6级以上的大震体感反应比较明显,能量波(声波、电磁波、引力波、生物波等)干扰强,身体反应会比较强烈,6-7级会高频耳鸣,伴有头晕症状;7-8级地震会耳鸣加重、头晕、头疼明显,8-9级会耳痛、双耳暂时失聪、胸闷、严重头痛头晕恶心、身体重心失衡等严重症状。

二、地震云研究的几个薄弱环节

地震”近年来备受专业人士和民间爱好人士关注和研究参与探讨研究的人越来越广泛,目前地震云的相关研究处一种比较现象。在预测现代地震的经历中,地震云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个人在此重中之重地提出,地震云与地震是一对孪生兄弟,谁抓住了地震云,就等于抓住了地震这个可怕怪物的牛鼻子。哪里有大地震的发生,哪里就必定有地震云的提前亮相;哪里出现了地震云,哪里就必然有地震的接踵而至。关于地震云的概念,什么是地震云?它的形成原因构成影响的基本要素?时间、空间、磁场等等问题当前还没有形成共识笔者认为,地震云研究存在一些不足这些不足,不能促使该领域的科学探索更加高深层次的重要原因。
1.模糊不清的形成机理
   多数情况下我们认为“地震云”是一种震前征兆。它有特殊状、动态、颜色、层次等机理然而其成因各有己见、众说纷纭,至今没有一种统一的观点。有人提出“热量学说”、“电磁学说”等假说,可是很难确定“地震云”的特殊形态构成原因“热量学说”认为岩石摩擦可以产生热量热量“使空气增温产生上升气流”,殊不知天空中多数云都是湿热的空气抬升所致,为偏偏地震云有特殊形态呢?“电磁学说”的原理,物理实质是岩石的压磁效应或压电效应,现象早在几十年前就被地震部门监测,作为地震部门的日常观测方法也有地方开展过“土地电”的观测。如这种电磁作用强大到足以让电离层电浆浓度锐减”进而影响云的形态,为什么地表的监测没有同期表现出异常呢?“核辐射说”存在同样类似的问题于地震云形态分析所谓它的“长度越长,则距离发生地震的时间就越近”,“颜色看上去越深,则所对应的地震的深度就越深”“持续的时间越长,则对应的震中就越近,地震云如果是灰色,地震很重。”等这种经验性的观点都缺乏形成原因具体详细解释。地震云研究人员比较热衷于描述地震云的形态、颜色,忙于“验证”后面发生的地震事件,却关心地震云如何产生?这样会对地震云的探索处在表面层次,不能够深入研究其成因
2.过于脆弱的时间相关性
   多数人用地震云预测地震都为了“证明”地震云的存在和应验与时间相关。论述某天看见奇云怪云,数天后某地发生震情,然而两者之间是否有必然联系却无法证明,仅仅是时间先后关系。笔者对“时间相关性”不足提出必要的质疑地震云研究“验证”地震云的过程很容易落入概率统计的误区时间关联性还需更有说服力的验证依据
3.令人怀疑的空间相关性
   地震云与震“时间相关性”不足“空间相关性”依据也不足。这又与地震云成因有关:假如以2000公里为半径画圆,超过中国领土面积。如果这么大面积内的地震都算作“空间相关”,那么热量理论、电磁理论核辐射说,都难以支持如此大的空间跨度。吕大炯的“地下热流”模型寿仲浩“岩石水蒸气”模型,都强调地震云应生成于震中区、孕震区或者断裂带上空令人信服假设单次地震的孕育过程能够影响到数千公里之外的气象变化,想像得出什么级别的地震?什么样的物理模型能够解释这一现象
   此外,地震云方向的表述也是不足的。“热量学说”称地震云尾端指向地震发生处,但是团块震云、卷震云、鱼鳞震云哪里有什么“尾端”?对于多条震云又有人说震中是其成弧指向的圆心。云尾圆心方向,夹角差不多90度,到底指向什么方向?距离有多远?如果在华北地区看到一条近东西向展布的“地震云”,那么按照现在的说法,无论是青藏高原、南北地震带,还是印尼、东南沿海或是台湾、日本、阿留申群岛发生地震都“准确指向”范围内这种“哪儿震指哪儿”的空间表述难以令人信服。

4.对基础理论缺乏重视
   地震云研究者普遍对“地震云”基础理论缺乏兴趣,不可只观其表,不究其心。由于早期破裂岩石圈地段外地幔能量的释放,造成岩石圈外层的水垫和矿物质的大量外逸,被蒸发到土壤、地面水内及大气电离层中。地面水塘就会将上升的矿物质截留,出现含大量矿物质的水塘,这就是地震中心的地面水塘中水质变色的缘故。地震区域上空,逐渐增多的水蒸汽,受大气层高空对流层中的气压、温度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形成大面积且非常浓厚的梯形状的雪白色的云系,当水蒸汽云系达到一定饱和度以后,云系就会因岩石圈破裂地段地磁场强裂变化的作用向应震区(第二震区)的方向成相对的直线状态流出,在空中形成如喷气式飞机飞过的尾迹一般,很长且比飞机尾迹要厚实得多的地震云,也就是上面分类的临震云。 目前对地震云预测地震方法划分,地震云分为三类:临震云,很长,规则,一条至多条临震可以出现在空中磁层、电离层、平流层及对流层预警云,浓密,不规则,零乱。预警云仅出现在空中对流层。余震云,较短,较规则,多条余震云仅出现在空中对流层。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一切地震云只有在地球中纬度才能清晰展示。在高纬度及赤道很难发现,这是因为高纬度及赤道上空对流层变化多端的原因。以往所观察到并据此进行地震预测的地震云,实际上就是早期的临震云。临震云的形成是地球板块积压造成岩石圈破裂后地球能量的早期释放。

需要说明的是,地球内部外地幔将地球板块积压后的地应力是同时分解过渡到它的两个端点或多个端点的,也就是说,在地球板块的挤压及岩石圈内物质摩擦、滑动、转移的过程中,外地幔会同时将应力转移到岩石圈较薄弱的第二地段。因此,绝大部分地震都有应震区,但应震区的震级较小,同时,应震区地震的发生距临震云第一次出现的时间距离也更长。

5.研究难度被严重低估
   地球演变到今天,地球内部基本形成了相对饱和的状态。但在地球岩石圈外层与土壤之间又存在着大量的气垫、水垫等气态、液态或固态的充垫物质,这些物质若被人工开发到地面或蒸发到空中,岩石外圈与土壤内层就会形成空洞,这种空洞扩展到一定程度,就会造成地球岩石圈外层坍塌,形成地震。地球岩石圈内外地幔的温度在摄氏3000多度以上,土壤及岩石圈是地球在漫长的演变中岩浆冷却与分化出的产物。

根据笔者的观察、分析和推理,地震的发生大至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早期外地幔能量外逸十多天后,岩石圈破裂的地段中外层因被岩浆能量煅烧与大量的脱水而进一步变形,同时,由于岩石圈外层与土壤之间的水垫沿破裂的缝隙注入的作用,被煅烧脱水后的岩石圈外层就会出现大面积的破裂和坍塌;第二种就是外地幔内3000度以上的外逸的岩浆与破裂的岩石圈中外层里的水垫发生大面积的猛然接触,引发爆炸,从而导致强烈的地震。无论何种原因诱发的岩石圈外层的破裂和垮塌,其过程与现象均十分复杂。在其坍塌过程中,岩石圈外层的岩石会因相互之间强烈而极其复杂的摩擦、撞击等原因,形成极大的地磁改变,进而形成地震波与电光波的强烈释放。研究地震云进行多元分析须把研究对象从各自复杂的样本库数据统计出来,这是一个抽丝剥茧的过程综合数据、判断并找到其规律和共同点。地震云研究习惯以脆弱的“时间相关性”作为检验标准,低估了地震云研究工作的难度。

三、我国地震预测预报工作展望

在现代地震领域中,每当出现一次破坏性地震,地质专家学者总是强调“因为我们现在还不能深入地下,所以无法搞出地震预测”。既然我们现在还不能深入地下,地下的地球板块结构理论又写得如此皆有可采,对此如何证明?既然我们现在还不能深入地下,权威教科书上的强地震带及地震带又划分的如此条分缕析,试问依据何在?一切科学理论都是用来指导实践的,当已有的理论无法提供有效指导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寻找一种新的认识论,以便指导我们的实践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与前进呢?遵循客观规律,勇于探索实践,不正是真正的科学精神么?

正是因为受限于“我们还不能深入地下”,所以截止目前地球内部的一切真相都研究了解得不太理想。地球板块结构理论及地球强地震带的区划理论限制了其他的探索,这可能是近100多年来全世界地震界几乎没有做出过准确性地震预测的主要原因。

中国地震研究的主要方法,一是利用各种监控仪器,从地质结构上分析判断地质动态。监控显示地震基本发生在地壳的中上层,根据每次地震发生后的震源深度等数据的记录报道,可以初步估计出地震区域的地质构造特点。二是运用统计概率的手段推算已发生地震区域的板块运动。对过去已发生的地震,运用统计学的方法,从中发现地震发生的规律,特别是时间序列规律,并根据过去的经验来推测未来宏观地震的发生的可能性。三是从异象中得出地震的先兆。观测地球物理场的各种参数以及地下水甚至某些动植物的异常变化,尽可能地去寻找有用的地震前兆。四是依靠现代仪器布网,以监测地震发生的级别和地震时地球物理场的变化特点。现代地震研究在全球进展不大,仿佛掉进了一时找不着北的胡同中。笔者分析其主要原因如下,其一,全球地震专家们对地震的研究可能局限于已有的理论,是否存在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现象?其二,地震学家们对现代科学知识的掌握及对地震监测仪器的运用十分娴熟,但绝大部分地震学家对我国古代《易经》的思维模式及其计算方法知之甚少,不屑一顾者有之,嗤之以鼻者有之,没有深入的学习与实践,却武断置疑《易经》计算地震级别——特别是现代里氏单位级别的可能性。根据笔者十多年的地震预测实践,在地震发生的时间与级别预测方面,古代《易经》能起到任何一门现代科学均无法替代的作用。其三,地震学家们外业实测的经验可能太少。我们清楚,在实验室里或办公室内绝对诞生不出杂交水稻之父,同样的道理,也不可能诞生出一个与地球缺乏亲近的地震预测学家,而实验室的危害还在于让人们无意识地陷入对现代仪器的过分依赖之中。

地震学家认为“地震预测目前仍然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但是,难题并不等于无解之题。马克思倡导“在科学的入口处,正如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务必提出这样的要求”。在一切学术领域里要有突破性的进展,务必首先打破传统思维的禁锢,才能有新思想的产生。假使我们将地震预测的思路及模式作一些灵活的调整,相信“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地震预测工作必然会出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亦或“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新境界。

50多年前河北邢台大地震后,中国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就曾经高瞻远瞩地提出了“群测群防”、“中西土洋结合”等非常理智并且十分可行的重要观点及方法。笔者认为,在现代地震预测中,按照周恩来总理提出的观点及方法,运用古今、中西、土洋相结合的观察及思考方式来进行地震预测,必然会有划时代意义的突破。我们需要秉承开放式的理念,转变观念,以更加开放合作的心态,凝聚体制内外、系统内外、行业内外智慧力量,探讨地震预报的新思想、新思路、新技术、新方法,秉承“专群结合、土洋结合、群测群防、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为国家防震减灾事业添砖加瓦,建言献策,贡献智慧。

Copyright ©2021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 中管智谷研究院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北京中管共创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18034868号-2